HOTLINE

新闻动态

当前位置:秒速赛车 > 新闻动态 >

《无名之辈》:城市是一个怪物,吞掉了他们的姓名

文章来源:;时间:2018-11-22 14:58

小镇青年总是认为故乡装不下自己的情怀和梦想。因为一首歌,饶晓志突然萌生了创作《无名之辈》的灵感。是那些背井离乡之人的渴望,与海角天涯的都市流浪戳中了这位热爱贝克特的戏剧导演。

2016年,饶晓志和章宇一起去英国参加爱丁堡戏剧节,彼时,饶晓志的《你好,疯子》还未上映,章宇也还没有凭借《我不是药神》出名。活动结束后,饶晓志在飞回北京的飞机上听了章宇推荐的一首歌——尧十三的《瞎子》。忽然之间,歌曲触到了他某根敏感的神经,一股排山倒海的乡愁向他袭来:“听到这首歌之前,我都觉得自己没有乡愁。”

小镇青年总是认为故乡装不下自己的情怀和梦想。因为一首歌,饶晓志突然萌生了创作《无名之辈》的灵感。是那些背井离乡之人的渴望,与海角天涯的都市流浪戳中了这位热爱贝克特的戏剧导演。

《无名之辈》剧照

直到开拍之前,剧本都一直在改。片名也从《慌枪走板》改成了《无名之辈》,理解起来更直接,也明确了故事的核心指向,从“乡愁”变成了“枪”,又从“枪”变成了“人”,人也是构成社会的基础。但写戏剧出身的老师,怎么会那么容易让你猜到他们的结局?

《无名之辈》剧照

《无名之辈》的第一重惊喜来自于宛若天作之合的群戏。整个电影剧本发生在一天之内,贵州的一座小山城里,这一头两个低配的憨匪打劫了手机店,在逃跑途中无意间偷跑进一个高位截瘫的姑娘家中;另一头,一个落魄保安想靠找回一把丢失的猎枪,争取进公安局当协警的资格。两条人物故事线相互勾连,构成了影片的主线。错综复杂的人物关系网随之打开,又进一步解锁了支线人物剧情:欠钱逃跑的高明带着小三逃跑了,债主天天为他举办丧事寻衅滋事,高明的儿子和保安的女儿也被卷入其中;瘫痪姑娘家对面住着的猥琐单身汉,在偷偷觊觎女孩;憨匪之一的“梦巴黎”恋人,正在被警方调查盘问,她甩锅给了高明债主的手下——一个被憨匪抢了头盔的胖子;而落魄保安为了找枪,顺藤摸瓜也来到了“梦巴黎”,他已经知道了劫匪中的一个长什么样子,这场猫抓老鼠的游戏,就等老鼠中计。在一个放烟火的夜晚,种种荒诞、巧合与命运的盘根错节将这些人指引到了同一个地方,一场恶战即将打响。每一段人物戏,背后都有一个荒诞的行事动机,构成了黑色幽默。人群鸡飞狗跳,忙着奔走相告,结果都是一片徒劳。

章宇饰演胡广生

影片的第二重惊喜在于多种类型融合得恰如其分。电影融合了黑色喜剧、小人物群相、黑帮犯罪与魔幻现实主义的特征,一波数折,场景切换自如;mv剪辑、鬼畜视频、法制节目,反映了饶晓志为本片点缀的诸多小心思。兼顾了商业娱乐属性,又夹带了不少私货。前三分之二荒诞得令人发笑,后三分之一吊诡得令人悲从中来。水枪、真枪、鸡蛋、真真的手机、憨匪抢来的模型机、悍妇的轮椅,一件件道具牵扯出一个个小人物心底关乎尊严的秘密:每个人都渴望活出自己喜欢的样子,但命运却愚弄了每一个人。

卓别林说:人生近看是悲剧,远看是喜剧。一部好的喜剧,必然会让你看出悲凉。《无名之辈》既是部喜剧电影,又承载了丰富的戏剧经验。它允许夸张、离奇和荒谬,只为让你在微凉的讽刺中,察觉一个群体所共同面对的同一个旋涡,同一个困境。不过饶晓志并没有描述什么大是大非、善恶对错。他有一种悲悯的浪漫主义色彩,将他镜头中的小人物调教得憨傻可爱,虽赋予了他们荒诞的面孔,却并未给予丑陋。事事情怀先行,所以也免不了故事中有太过于理想化的色彩。而人最大的悲凉不在于理想的荒诞,而在于现实的荒诞。正如影片的宣传标语中说得那样:人生如戏,笑着活下去。生活在无常之中,我们有限期,笑着总比悲伤好。

《无名之辈》剧照

也许有人会想起《疯狂的石头》语体,关于城市发展的多重语境,中下层阶级的生活状态,两部都有着如此相似的结构框架。但《无名之辈》的表现方式显得更加严肃正经,对于人的认知也具有更理想化的浪漫主义色彩。除了调侃人们的逃亡、追逐和找寻,这之中还诞生了新的爱,加深了旧有的羁绊。是人与人关系的加深,从相逢到相识相知,让城市不再像一座孤岛,丧也并不代表孤独。

如章宇扮演的眼镜(原名胡广生),梦想成为江洋大盗,却不敢杀人,只会装腔作势,梦想靠抢劫赚取一些升级装备的经费。潘斌龙扮演的大头,梦想更简单,想在爱人面前表现得“有种”一点,抢手机店是为了求婚,“如果抢劫分到十万,七万块装修,两万块结婚,剩下的一万块全给她买棒棒糖”。城市真是一个怪物,这两个乡下青年完全不需要姓名,只用代号相称。名字一点都不重要,他们需要很酷很酷的身份。当他们遇到同样被寂寞与脆弱的自尊所累的毒舌瘫痪女马嘉旗(任素汐饰演),斗智斗嘴,节节败退,直到在同样追寻尊严的失败道路上撞见彼此。一个瘫痪女,两个笨贼,忽然生出了惺惺相惜之感。

天台上快乐忙活拍照的他们,看起来不再像两个追逐着虚假力量感的滑稽小丑,也是在这一幕,我们才知道了他们的真实姓名。

陈建斌饰演的保安马先勇则代表了另一种身份的城市人,生活在底层,犯过错,心里一直懊丧,急于证明自己。可惜天意弄人,连一丝努力的机会都没有给他。在他的身上,他是因为太过坚持申请协警这个理想,闹出了不少笑话。至于他的妹妹马嘉旗,就是因为马先勇才瘫痪的。她也像眼镜一样,拥有着自己脆弱不堪的骄傲,不愿作为一个残废,永远依靠他人活下去。但是他们并没有得到心中最想要的东西。

九孔饰演王顺才

用戏剧改编电影,最容易产生电影舞台剧化的尴尬。前几年口碑不错的《驴得水》就是一部戏剧改编,当时有部分人称这是一部反映和讽刺人性的佳作,也有一部分人评价电影没有“电影感”,戏份主要集中在室内剧,全程靠台词与表演支撑。

因为饶晓志是从戏剧行业跨行转入电影界,许多处理方式和剪辑方式是遵从戏剧表达的。《无名之辈》对于人物刻画非常理想化,人物的动机也存在过度夸张,特别是在后三分之一。但我们知道,戏剧和电影毕竟是两种介质,它们所侧重的创作理念差距很大。戏剧首要是侧重表演和台词。由于在舞台上需要在既定小时内完成演出,又要照顾到后排观众的需要,戏剧演员一般都会演得过度夸张;但电影,它是用蒙太奇、胶片、镜头表达等呈现方式,细腻地传达到观众的脑海里。有时候电影的台词可以少一点,但是电影感不能少。在这一点来说,《无名之辈》其实比《驴得水》要好很多,一些画面也经过了精心的沟通。问题在于,插曲真得要克制一下使用频率。泛滥就成了硬煽。

陈建斌(右)饰演马先勇

据饶晓志说电影还有一个版本的结局被舍弃了,而现在的结局太温暖了。大约是吧,在另一个结局里,眼镜在人群中被乱枪打死,也不知道哪个结局对他来说,更难以接受一些。不过,饶晓志可真是一个浪漫主义者,焰火夜的晚上,枪响声伴随着礼花在空中炸裂开。没有出现在斗殴区域的马嘉旗从睡梦中缓缓苏醒,看到了眼镜的画;真真在等着和大头从医院回来后再在一起。但是他们都不会回来了。小镇青年这一背井离乡就是日久天长,可他也不再有梦想。在这一刻你看到了生命无常,世事沧桑。想追就追,不要害怕。一切机缘,都是短暂的,只能想尽办法不要错过了。

【返回列表页】
地址:     座机:    手机:
版权所有::Copyright © www.zzyidai.com 秒速飞艇_秒速赛车开奖结果平台 版权所有    网站地图 xml     ICP备案编号: 豫icp备13000278号-1